新闻动态

公司新闻

合肥锁匠要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文字:[大][中][小] 2016-10-25  浏览次数:1135

一,如何有效证明委托人与财产之间的权属关系?

     证明委托人就是所有权人或有权使用人,则要分情况而定:                 
  1、如果您需要打开的是房门,而且委托人就是房主本人,则需要求对方提供与房屋地址一致的身份证件即可;如果是租的房子,您需要对方出示租房协议和本人身份证。但无论是房主还是承租人,都有可能证件也丢失、或者锁在了屋内,就如小品中“不开箱子就提供不了证件,不提供证件就不能打开箱子”的两难境地一样,这种情况下的处理,对于房主而言可让邻居、居委会、物业或派出所等证明,对于承租人需邻居签字证明,当然本人认为,如果物业或居委会也能确认该承租人的身份,其提供证明也是可以的。如果均不能证明,就拨打110,110的出警记录可以帮你作证据使用。

     
  2、如果您需要打开的是车辆的锁,按照上述开锁须知,需要您提供行驶证以及驾驶证(或身份证)。
  3、如果您需要打开的是单位的保险柜,则必须是该单位领导认可,当然需要什么级别的领。
  开锁公司开锁之前,需要有身份验证的程序要求,这种身份指要求开锁的人所具备的对于开锁对象的权利,对于不同的开锁对象,权利人与开锁对象之间不同的权属关系,要求证明的条件也不同。具体到小品〈开锁〉,黄宏要求开锁公司开的既不是房门,也不是车锁,也不是单位保险柜的锁,而就是自己私人所有的一个箱子,这种情况下,还需不需要证明身份,如何证明?对此,开锁须知中没有明确说明。从法律角度而言,应当如何处理呢,这里涉及到物权法的一个基本规则,即物权的公示规则。所谓物权的公示,指我对一物所享有的物权,以一定的方式公开显示出来,以让其他人知道我对该物所享有的权利。物在法律上分为两种,一种是不动产,如房屋、土地;另一种是动产,相对与房屋土地而言的,可以自由移动的物。不动产物权的公式是以登记的形式进行,即谁是不动产的物权人,以有关机关的登记为准;要确切证明您是否是一处房产的业主,只要您提供房产证以及身份证即可,当然也可按照开锁须知上的简便方法,看一下身份证上的户籍地址是否与房屋地址一致。对于动产,除了需要登记的特殊动产如飞机、船舶、机动车等以外,其物权公示的方式是占有,即谁占有该物,则推定为谁是该物的合法权利人。黄宏的箱子即是典型的动产,黄宏对该箱子的权利仅凭其占有这一事实就足以证明了,并不需要提供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以证明,而且,这些证件也证明不了黄宏与箱子之间的权属关系。当然,对于委托开箱子的人,开锁公司应当留存其基本信息备案,比如留存身份证复印件、或留下名字、证件号码以及委托开锁的书面授权。所以,小品中要求黄宏出示“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应系剧情需要,实际生活中则不必要求这样,只需要核对黄宏极其本人身份证件,并要求其签字授权即可。
  在小品中,开锁公司和物业公司饱受了黄宏的讽刺与嘲笑,但大家千万不要因此而认为开锁公司以及物业公司请黄宏出示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的刻板要求真的很可笑,本文已经作了分析,无论从法律原理还是开锁业的行规而言,在开锁之前进行必要的身份验证都是必须的,只是具体到黄宏要求开锁的箱子,因其区别与房屋或者机动车的性质,本不必要如此麻烦而已。所以,在需要开锁公司服务时,一定要有这样的意识,即在打电话要求上门服务的同时,一定想好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并提前做好准备。

2.开锁公司要求出示“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是否应当?

      当我们丢了钥匙、钥匙忘在家中或车钥匙忘在车里等情况发生时,我们可能面临开锁的需要,开锁人也正是应此需要而生,替人开锁是他们的谋生之道或说主营业务。但开锁又涉及到财产权的保护问题,如有不慎可能为不法分子利用,正如黄宏在小品一开始所说,现在小偷不用自己动手,打两个电话给开锁公司与搬家公司就都办了。所以开锁公司在受人委托开锁之前,需要验明委托人的身份,即验明委托人确实属于财产权利人。我们国家目前没有关于开锁业的统一规范,但有些省市已经出台地方性法律规范,将开锁业列为特殊行业,需要公安机关的审批或备案,也明确要求开锁业者在开锁前需要查验证件并进行登记。而诸多的开锁业者,就我通过网络浏览的开锁公司看来,对于开锁之前的程序也大多有着明确的规定,如合肥开锁的开锁须知如下:
  一、为维护社会稳定,本公司严格遵循开锁登记手续;
  二、用户需开锁时,须出示有效身份证与开锁地址相符或邻居、居委会、物业公司、公安局证明;
  三、房租赁应出示租房协议和本人身份证。如遇租房协议(或身份证)锁在屋内须由邻居签字后方可开启。
  四、摩托车、汽车驾驶员因有钥匙打不开或丢失钥匙时,驾驶员应出示行驶证及驾驶证(身份证);
  五、单位开启保险箱,须经该单位领导认可方可开启,并为客户保守密码
  依上述分析,开锁公司在替人开锁之前,应当验证身份。相应的,找开锁公司开锁,应当设法证明自己的身份。

 3.因为出示的是假证件致使盗窃犯得逞,开锁公司存在未尽审查的过错,当事人能不能向开锁公司主张赔偿?

     因为出示的是假证致使盗窃犯得逞,开锁公司存在未尽审查的过错,这种情况当事人可以向开锁公司主张赔偿。因为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有关过错行为责任的规定,行为人主观上存有过错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就本案而言,开锁公司未尽审查职责,或审查程序不严格,导致财产所有人受损失的,所有人有权请求开锁公司予以赔偿。
  但是,面临当前造假证泛滥的现象,如果盗窃犯确实运用先进的伪造技术,使开锁公司在受蒙蔽或蒙骗的情况下予以开锁,导致所有人财产受到损失,开锁公司亦应对其无过错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规定的无过错原则的要求,必须有法律规定的情形方可承担赔偿责任。然而,遗憾的是现有法律并无针对这种行为的明确规定,所以开锁公司不能承担赔偿责任。

4.开锁公司为盗车贼开锁,其行为应如何定性?该行为构不构成共同犯罪?

  开锁公司帮助盗窃者开锁如何定性,最关键要看开锁公司在主观上是否知道这些请他开锁的人是否有盗窃的故意。如果主观上明明知道别人是盗窃行为,并且帮助他开,是共犯;如果主观上反映不出来他知道对方的行为是盗窃,那以盗窃罪定的话,就是客观归罪。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主观是见之于客观的,小偷请你开锁,小偷不会告诉你他是小偷,但是作为开锁公司,应该根据客观情况分析和判断。比如说深夜了,委托人鬼鬼祟祟的,神情也非常慌张,那么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和判断,他这种要求开锁的言行不正常的话,应该就引起开锁公司的注意。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开锁公司应该推定委托人的行为不轨,如果说能够推定开锁公司知道或者是应当知道请他开锁的人是实施盗窃行为,那就可能认定是共犯;如果开锁公司从客观表现推不出来委托人的行为不轨,而是按照正常的手续要求别人出具相关合法的证件,能够足以证明要求他开锁的人就是车主,那么这种情况下则不能构成盗窃罪的共犯。